2014年05月21日

美国雅虎新闻网:中国的斗蟋蟀已不是纯娱乐

  就像美国棒球赛季一样,中国的斗蟋蟀季节也越来越长。主张保护斗蟋蟀纯娱乐性的人担心,这种休闲活动正受到金钱文化的威胁。

  随着上海冬天渐渐来临,斗蟋蟀玩家徐墨笑正在打破一项延续了数千年的中国传统:他要把这种多在秋天进行的活动延续到四季。他认为一年四季都能斗蟋蟀,对于虫迷来说是好事,对于靠这项运动赚钱的人来说也是好事。

  长久以来,斗蟋蟀都是遵循自然规律进行的。夏末时分,人们从田间地头捉来这种一英寸长的黑褐色昆虫,当作廉价的消遣玩意儿出售。看客们聚在一起,围观两只蟋蟀的激烈角斗,直到其中一只掉转尾巴、逃之夭夭,才算分出胜负。

  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,每到秋天,宠物市场上都会挤满虫迷。他们簇拥在从乡下来的虫商周围,一边掀开汤罐头大小的圆筒盖子,检视每只蟋蟀的腿脚和大颚,一边讨价还价。来自山东省的蟋蟀最值钱,有时刚一成交,买主们就忙不迭地到外面斗起蟋蟀来。到了寒冷的冬月,遵循传统的虫迷会收起陶制蟋蟀罐。“‘秋兴’是从古时沿袭下来的习俗。”经杭州市政府批准的传统式斗蟋蟀比赛的组织者之一的李金华(音译)说,“就3个月,这3个月的金秋时节是玩蟋蟀的最好时间。”

  但是,如果全年都能斗蟋蟀,那么蟋蟀养殖户就能靠培育出的新品种大赚一笔。赌蟋蟀是非法的,但在中国却非常普遍,而且赌注也在不断升高。过去,赌胜者可以得到一块月饼或对手的蟋蟀。而如今的赌注规模从最厉害的蟋蟀价签上可见一斑,这种蟋蟀也叫“将军”,能被卖到几百美元甚至几千美元。

  徐墨笑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,在上海长大,儿时那些花几分钱买来的蟋蟀,是他至今难以忘怀的美好回忆。他希望他两岁大的儿子能延续自己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这个爱好。今年,这位有法律专业背景的28岁青年,辞掉了销售卫浴设备的工作,转行养起了蟋蟀。

  在位于上海北部的一排经过改建的养殖场中,徐墨笑的几万只蟋蟀正在泡沫塑料箱中交配和蜕皮。蟋蟀的繁殖周期为15天,徐墨笑想让它们以这一速度全年不停歇地繁殖,为此他将养殖场增湿加温,使温度保持在35.6摄氏度。“没有赌博,就不会有这个行业。”他说。

  如今这种愈演愈烈的势头带来的风险是,政府可能对斗蟋蟀行为严加管制。在香港是禁止斗蟋蟀的。而上海和杭州等城市的文化局也在着手规范这一行业。

 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斗蟋蟀被贴上了“旧文化”的标签,并和麻将等娱乐活动一起被宣布为“非法”。但是今天,中国人有着更充分的经济保障、更宽松的政府管制,在休闲娱乐方面也逐渐重拾传统。这是“一种中国文化,就像茶文化一样。”70岁的上海专家李世均说。

  斗蟋的寿命仅为百日左右,这就将斗蟋蟀的季节限定在了秋季。有个形容斗蟋蟀的中文词叫“秋兴”,而在古代汉字中,“秋”这个字正是蟋蟀的象形。

  (::美国雅虎新闻网12月14日 ::作者JamesT.Areddy::译者小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