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北京网约车新政正式实施将逐步推进持证上岗

  目前,北京已经有包括滴滴出行、神州、首汽约车、飞嘀、易到等5家网约车平台取得经营许可。尽管网约车新政已经正式实施,要求“京牌京户”,今天上午,河南籍滴滴快车司机张师傅(化名),仍开着京牌小轿车在北京拉活。

  据媒体报道,过渡期结束后,执法人员不会“一刀切”式要求所有车辆和司机持证上岗,该项工作将逐步推进。这就是说,新政的完全执行仍需要过程。张师傅说,已经有很多同行退出,感觉自己也干不长了。“平台上几乎就没有人了。北京人,谁会去跑这个?”

  王女士今天上午11点多,从北京龙裕东一路打滴滴快车去西二旗地铁站,体验了一把打网约车难。“拼车大约7块钱,我直接叫不拼车,等了十分钟,加了两次价,一次是13块多, 一次是17块多,都没有叫上。最后重新叫,才叫上。”

  北京商报援引有消息人士的话说,与网约车市场补贴最多、北京网约车市场车辆最多的时候相比,北京网约车新政落地后,合规网约车将整体大幅锐减。

  北京海淀后厂村是一度喧闹的“滴滴村”。在后厂村,聚集并居住的外地滴滴司机一度有近千人。据滴滴村的住户描述,网约车平台上近70%-80%都是非京户的司机。专车司机陈先生(化名)说,滴滴村现在干专车的,只剩十几人了。“滴滴村”的称号已经成为历史。“外地车现在不派单了,就少了,要北京牌的,北京牌的有几个,十几个。应该少了90%。”

  据了解,多个网约车平台在此前就开始对在京外埠车牌的网约车停止派单。几位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如果政策得到严格执行,生意可能会好很多,但也对政策的执行力打个问号。“没有外地车争活,肯定出租车的活往上增,活多了收入肯定成正比。”“小破车还在拉,你看着是京牌,其实是外地人在拉。”

  目前看,新政实施会在短期内导致打车难。交通部深化出租汽车改革首席专家徐康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现在巡游出租和合规网约车的运能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,当前合规的网约车至少还有20%的潜能可以发挥,等市场稳定后,政府能判断是否存在系统性的运能短缺,再采取相应措施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未来伴随价格相对敏感的用户回归公共交通或使用其他出行方式后,合规网约车数量进一步增加,供需将会达到基本平衡,打车难现象将大幅改善。

  据了解,北京市相关执法部门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加大执法力度,对不合规且尚在运营的车辆进行惩罚。

  我是上海联通网络优化“技术尖兵”姚赛彬,关于4G网络中的“所以然”,问我吧!

  我是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贺银燕,关于怀孕分娩、受过伤的子宫等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上海联通网络优化“技术尖兵”姚赛彬,关于4G网络中的“所以然”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

  我是上海联通网络优化“技术尖兵”姚赛彬,关于4G网络中的“所以然”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,共享经济到了该“规范”的时候吗,问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