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中概股游戏公司轮番私有化:A股估值太诱人

  北京时间5月18日晚间美股开盘前,中国手游发布公告称,已收到东方鸿泰(北京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“京东方投资”),东方证券有限责任公司(“东方鸿泰”)的子公司的初步非约束性建议,私有化价格为每美股存托凭证21.5美元。此时距离中国手游正式登陆纳斯达克相隔2年零8个月。

  作为赴海外上市的国内手游企业,中国手游集团也率先选择了退出美国资本市场。据消息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,本次中国手游的私有化是为了实现回到国内A股上市,从而获得更高的估值。对于这种说法,中手游官方并未予以回应。

  根据易观统计的数据,截止到2014年第四季度,中国手游占国内手游发行商20.1%的市场份额,位列第一。龙图游戏、乐逗游戏、昆仑游戏分别以16.7%、15.7%、10.3%的市场份额位列2-4位。

  但这几家公司,由于所处的资本市场的不同,得到的估值也大相径庭。已经赴海外上市的中手游、乐逗的估值分别为6.4亿美元、3.5亿美元,而在国内上市的昆仑万维的市值为436.55亿人民币(约70.37亿美元),即将借壳上市的龙图游戏的市值也被估到了96亿人民币(约6.93亿美元)。

 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,国内资本市场与国外资本市场在对待中国的手游公司有着天壤之别。随着“手游热”在国内资本市场愈发兴盛,更多的上市公司已经加入到分食手游产业这块大蛋糕的行列当中,同时这也成为许多上市公司谋求转型的重要切入点。

  以最近宣布拟借壳上市的龙图游戏为例,其账面净资产仅为4.06亿元,但却以96亿元的价格被友利控股置入资产,作价预估增值率达到2309.57%。相应的,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的手游概念股,在停牌后都有不同程度的翻倍。

  令人遗憾的是,即便国内的手游行业并不落后于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、即便国内资本市场的游戏概念依旧保持着点石成金的魔力,但华尔街对中国传统游戏公司和手游公司的看法并没有改观。美国人继续坚持了自己“搞不懂就不认可”的态度。

  从中国的互联网游戏公司登陆美国那天开始,无论是手游还是端游,华尔街都无法理解也不承认这种,免费游戏+收费道具或增值服务的模式。他们认为,“酒吧”里面的美酒固然要收费,但“酒吧”还是要收取门票的。

  对于国内这些在上市前就已经成名的游戏公司来说,海外严格的财务制度和严苛的市场预期,给其带来困扰感一直在不断增加,股价不断被压制也使得自身品牌的价值在缩水。

  但在国外遭到冷遇的手游,并没有影响其在国内大红大紫。随着手游公司在流水、利润等方面优势的逐渐显现,其他上市公司也纷纷跟风,一步步助推整个板块的炒作,股价呈现联袂拉升的走势。

  尽管毛利率不是很高,但很多投资者看好手游行业的发展,目前二级市场手游市值的爆发正在从于市场游资的题材投资行为,转变为主力资金支撑的结果。从近两年中国的二级市场来看,但凡哪只股票传出与手游搭上了关系,不管手游产品如何,接下来的几个交易日、甚至十几个交易日内肯定连续涨停。

  随着国内外对游戏公司估值的差距越来越大,一些游戏公司也下定退市的决心,传统游戏领域的巨人、盛大游戏、完美世界,如今又有了手游领域的中国手游,这种国内游戏公司因为价值而寻求回归的脚步并未放缓。

  在众多游戏公司中,未上市的游戏公司在资本层面又会做成什么样的选择?已经在海外上市的公司还有哪些即将私有化?还有哪些公司会在海外继续坚持?

  目前仍然坚持在美国资本市场的游戏概念股还有:网易、畅游、乐逗、淘米,除网易因其西游类手游,股价一路走高外,其余几家均没有获得与国内市场上相应的估值。

  曾经带领触控一度冲击IPO的陈昊芝,在今年结合美国资本市场的现状,谈及当初暂停IPO时,用“塞翁失马”一词概括了自己的心路历程,“今天中国的A股市场可能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友好,证券市场如果真的对创业和高质量企业更友好,其实大家都会有自己的选择”。

  关于公司上市的问题,陈昊芝还称,“我们只寻求最好的市场回报,哪个市场真正回报好,哪个市场更容易操作,我们便会选择哪个市场。”

  虽然第一个宣布私有化的并不是盛大游戏,但它却成为了率先回归A股的游戏中概股,根据盛大游戏公告,截至2014年12月31日,宁夏中银绒业以及其关联公司总共持有盛大游戏24%股权和40.1%投票权,是盛大游戏的第一大股东。

  今年4月3日,盛大游戏宣布,已与凯德集团(Capitalhold Limited)及其全资子公司Capitalcorp Limited签署最终的私有化协议。凯德集团将以每股3.55美元的价格收购盛大游戏,估值达19亿美元。预计该交易在2015年下半年完成。

  对于“恰好”赶上香港资本市场冷遇游戏概念股的飞鱼科技,其CEO姚健军表示,当初虽然市场的态度已经起了变化,但由于在IPO上已经投入了太多的精力,不想在转换一个资本市场重新来过。但他同时透露,与飞鱼同时谋划上市的几家公司,后来纷纷选择了其他途径,有的叫停了香港上市的计划,有的直接选择了回到国内借壳上市。